欢迎访问 雅虎古代历史网www.yahooabc.net

牟其中:从死刑犯到富豪之路

时间:2013-04-29 责任编辑:雅虎古代历史网 点击:

   1940年,牟其中出生于四川省万县市——一个濒临长江的中等城市。

  
  牟其中从小聪明伶俐,好动脑子。由于家庭成份不好,牟其中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当了万县玻璃厂的一名合同工。为了生存,他什么活都干过,他由此接触到了不少人,思想上有很大的进步。“文化大革命”中,他因看不惯“四人帮”的倒行逆施,与几个志同道合的青年组织了“马列主义研究会”,写出一篇长文《中国向何处去?》,揭露有人用假马克思主义欺骗中国人民。这还了得!1975年8月25日,牟其中和他的“马列主义研究会”伙伴锒铛入狱。作为首犯,牟其中被判处死刑。他在牢中一坐就是4年半,随时有被拉出去枪毙的可能。
  
  不知什么原因,死刑的执行令一直没有下达。相反,4年的铁窗生活让他阅读了大量的马列着作,出狱后的牟其中更加成熟,从一个青年工人变成了一位饱学之土,为他今后的事业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1980年,恢复自由的牟其中辞去了玻璃厂的工作,一心一意地要干一些事业。他从朋友那里借来300元钱作为本钱,开始贩卖万县的特产藤椅,加入了中国第一批个体户的行列。应该说牟其中是很有胆识的,在他的努力之下,1982年,他和10余名待业青年共同创立了四川省唯一的民营企业“万县市江北贸易部”,后更名为“中德商店”,中德商店不生产任何产品,而着力为别人的商品,而且往往是滞销的商品打开销路。在当时商品经济极不发达的中国,这一招真灵!牟其中成功了,他一时成为全国各大报刊争相报道的新闻人物。
  
  然而,好景不长。好多人不理解,认为牟其中这样做是投机倒把,结果以“偷税漏税”第二次入狱!
  
  高层领导和社会各界对牟其中的再度蒙冤表示了极大的关注。经过多方调查,发现对牟其中的指控压根就不属实,牟其中不仅没有“偷税漏税”,而且还比实际应交金额多交了4000多元!
  
  真相大白!牟其中在被单独关押了346天后,终于再度获得自由。
  
  出狱后,牟其中面对的是社会各界的支持,他几乎是在瞬间就获得了没有限制的银行贷款和四面八方的掌声和鲜花。中德集团复活了,牟其中眼看着就要走上一条通畅的成功大道,然而,命运却又给这个不屈不挠的汉子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1985年3月,国家对失控的宏观经济进行了损失巨大但又无可奈何的“一刀切”,中德的流动资金从700余万元陷入了“0”的深渊。
  
  结果,牟其中欠债160万元,一个天文数字!困境中的牟其中也曾想过要自杀,甚至还写下了遗书!但是,这个一生坎坷、渴望成功的硬汉子终于挺了过来,带领他的中德进入了惨淡经营的长达3年的“上下求索”阶段。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8年通过牟其中和全体员工的努力,中德终于走出了低谷,摆脱了沉重的债务,迎来了企业的春天!自此,牟其中的事业一帆风顺,他带领员工走出封闭的四川盆地,来到风光秀丽的海南岛,创立了南德经济集团。不久,又把总部迁入深圳、天津等地,最终闯进了北京城,成为全国知名的大企业之一。
  
  牟其中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从相当程度上说,来自于他对市场准确的估计,以及企业家的精明和英雄般的胆识。
  
  1991年,牟其中做了一件震惊海内外的事情。他一下子买了4架崭新的俄罗斯产中型客机。起初谁也不相信牟其中能做这么大的买卖。直到1991年底,第一架能载164人的图—154客机飞抵成都的双流机场,并交付给牟其中的南德集团时,人们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根据协议,牟其中把飞机转手卖给了四川航空公司,成了中国最大的“倒爷”。更令人们惊讶的是,图—154客机比美国的同类飞机便宜2/3,而且这4架飞机是牟其中用500多节火车车皮的国产轻工产品换来的。双向交换产品总价值4.2亿法郎。牟其中获利近1亿元人民币!这笔买卖成为中俄民间贸易史上最大的一宗易货贸易。牟其中做成这笔买卖的秘诀是:他知道俄罗斯有飞机卖不出去,又迫切需要中国的轻工业产品,而中国有大量的轻工业产品和食品积压在仓库里,国内航空公司却缺少飞机,牟其中就利用这些条件“组装”出了一个物物交换的市场。人们常说一个主意值万金。牟其中的这个创举为随后中俄易货贸易的飞速发展开了先河,其创造的价值何止万金!
  
  牟其中后来发起的满洲里铁路项目与他的飞机生意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那两年,中俄边境贸易急速增长,但由于中俄铁路路轨宽窄不同,过货速度太慢,导致满洲里边境货物堆积如山,无法出入。增加满洲里边境铁路的过货能力,于国于民都有利,牟其中热情地投入了这个项目的设计。他独辟蹊径,在满洲里边境开辟了一个10平方公里的自由贸易区,双方火车可直接开入贸易区,迅速卸下货物重新装车,真正实现了“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牟其中所有的商业活动几乎都围绕“组装市场”来展开,而“组装市场”的基础即是他的“99度加1度”的理论。
  
  牟其中形象地说道:“有一壶水烧到99度,还没有沸腾,没有产生价值,有人就建议干脆把它倒掉重烧一壶。这种人是傻瓜。聪明的做法是,在这壶已烧到99度的水下再加一把柴,水就会开了,价值就会产生了。成功与否往往就在于这关键的一步。那么,这宝贵重要的1度是什么呢?它就是市场。”
  
  牟其中的那些无穷无尽的好主意也给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财富。说牟其中“腰缠万贯”也没有人怀疑。但牟其中的爱国心并没有因此有半点减弱。香港《民报》曾经报道,南德经济集团在经济上是极端激进的,而在政治上是极端保守的。《民报》所谓的“保守”,实际上是指牟其中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共产党的领导。该报说的一点不假,牟其中最佩服的人就是邓小平,认为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最英明的发展之路。牟其中说:“我认准一点,中国必须把经济搞上去,否则我们中国人在世界上就没有立足机会,要把经济搞上去,就一定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一点我会始终坚持下去。”
相关文章推荐:
顶一下
(4)
44.4%
踩一下
(5)
55.6%
推荐